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555小说网 > 其他 > 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 > 第六十六章给不了她半点安全感

九点还差五分钟,贺华兰气势汹汹推门进来,即便南栀心里有所准备,也还是被门板拍在门上的声音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手心,冰冷一片。

南栀竖起满身防备,手指微微颤抖的捏紧成拳,“贺女士,你这样囚禁我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贺华兰冷笑一声,说话时箭步上前,甩手间手中轻薄的纸张直接砸在了南栀的身上,“该问这句话的人是我,慕南栀,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非寒有哪点对不起你,你竟敢在外面偷吃?!”

没什么重量的纸张砸过来,不疼,却叫人心生疲惫。

纸张落地,南栀甚至懒得去看纸上内容,这些诬陷的言语她早都听腻了,不看也知道纸上写了什么。

“贺女士,这里没有旁人,我不太明白你演给谁看?”

南栀觉得好笑,接二连三的诬陷连招数都不变,“你不是早就认定我婚内出轨怀的是别人的孩子么?又何必再做出这幅好像第一天知道的样子?”

贺华兰噎了下,但很快回过神来,“哼,要不是你一再狡辩,这孽种能活到今天?现在羊水穿刺结果已经出来了,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这孽种和非寒没半毛钱关系,我倒要看看谁还能护你!”

那天的羊水穿刺……

南栀知道她的用意,对这个所谓的‘结果’没半丝意外。

这张纸怎样写还不都是贺华兰说了算!

“你想怎样?”南栀皱眉,没有辩解,这种时候做那些徒劳无功的事情没任何意义。

怎样?

听见这两个字,贺华兰视线自南栀脸上一路往下,最终停留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一时间,眼底阴毒大盛,停留在嘴角的诡异笑容更是令人毛骨悚然如同坠入寒潭冰窖中。

南栀胸口一凛,便听见她声音在安静的病房中响起,“阿张嫂,撬开她的嘴巴把东西灌进去!”

“是。”

阿张嫂领命,她一只手里捏着什么,另一只手挥了下招呼过来两个保镖,“你们过来帮我按住她……”

七八个保镖在病房里,其中两个上来按住南栀的时候,她甚至连挣扎的余地也没有!

肩膀被按住,阿张嫂步步逼近。

南栀浑身颤抖的盯着阿张嫂左手捏着的小小玻璃瓶,她知道那里头装着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放开……”

“慕南栀,挣扎之前你最好想想顾安安!”

南栀本能的挣扎,想要摆脱肩上桎梏,然而才有一点不配合的苗头,便被贺华兰沉声打断。

安安……

想到女儿,南栀心口一阵绞痛,“我可以不要肚子里这个孩子,但你必须把安安还给我!”

这些天,安安过的有多不好,南栀不敢去想……

因为每每想起安安哭泣的模样,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她不敢再贪心……

腹中这个孩子终归是保不住了,她现在只想让安安平平安安回到她身边。

“呵,慕南栀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

贺华兰冷笑一声,对她提出的条件不予理会,“都给我动作快点,我可不想从她嘴里再听到半个字的废话!”

南栀慌了。

听贺华兰的意思,她并不准备将安安还给她……

“放开我!”

南栀下巴被阿张嫂死死掐住,挣扎无果,阿张嫂捏着玻璃瓶往她嘴边送。

刺鼻药味令人作呕。

南栀惊恐的瞪大眼睛,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抗拒着,却抗拒不了这泼天的厄运。

“你给我咽下去!”

苦涩药汁灌入口中,令人作呕的味道侵袭味蕾,南栀倔强的屏住呼吸,不肯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甚至还有好些药治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

见状,阿张嫂神色一厉,掐着她的脖子,逼她,“少夫人,知道您不会乖乖配合,没关系,这打胎药我可不只带了这一份,一次不行,我就多灌几次,不怕您肚子里这野种……落不下来!”

“咳咳!”

有药汁顺着喉咙流进去,加上脖子被掐住,南栀呛了下,狼狈的咳嗽起来。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南栀拼命抵抗,药被她吐出去大半,眼角泪水滑落,同褐色药汁混杂在一起,只是还不等她喘口气,阿张嫂又重新拿了一份新的药,掰着她的嘴唇,又要往里灌……

“少夫人,这药可是我特地问我老家一个老中医要的方子,你放心,只要喝下去,不出半小时,您肚子里这野种保证流得干干净净!甚至……”

说到这,阿张嫂眼中闪过一抹恶毒,于此同时手里用了狠劲,又将新的药汁往南栀嘴巴里灌,“甚至,一了百了,我保证您这辈子都没法再怀孕!”

“唔……”

激烈的挣扎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味蕾完全被苦涩给侵占,在劫难逃,南栀渐渐放弃挣扎。

见她反抗的力道一点点消失,阿张嫂逮住机会,一股脑将手里的药怼着南栀嘴巴灌进去。

“少夫人,您要早这么识相,前头也不会浪费……”

碰!

变故突起,这次阿张嫂一句话没有说完,紧闭的病房房门第二次被人从外头给踹开。

“非、非寒……”

病房里,画面定格了一瞬,扭头看清来人,贺华兰脸上刻薄的神情僵住,震惊过后,嗓音更是不受控的结巴起来。

顾非寒一身黑衣,本就低冷的气场更显凌厉,他只淡淡往贺华兰脸上扫过一眼,过后长腿便直接朝南栀方向过去。

没想到顾非寒会突然出现,阿张嫂呆呆站着,甚至一只手还维持着掐着南栀脖子的姿势。

“滚!”

半点温度也没有的嗓音在病房中响起,阿张嫂还没反应过来,肚子上便挨了重重一脚,等回神,身子几乎是飞出去的。

碰!

阿张嫂撞倒一旁矮柜,她脸色惨白连痛呼都没来得及出口,就直接昏死过去。

几个保镖是贺华兰新雇的,不认识顾非寒,两个按着南栀的人有点懵,没搞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只是被顾非寒的模样吓到,却又碍于贺华兰没有松口,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放开扭住南栀肩膀的手。

“咳咳!”

脖子上掐紧的力道消失,南栀咳嗽着将嘴里残留的药物吐在地上,泪流满面视线朦胧外,男人身形高大肩膀宽阔,可却半点安全感也给不了她。

“怎么?非得我动手才能放开她?”

顾非寒视线停留在扭住南栀肩膀的那两双手上,一句话似是对保镖说的,但更多还是像对贺华兰说的。

“非寒,你听我说……”

贺华兰半天才回过神来,她讪讪干咳一声,这才上前,“你不知道,这个贱人她背着你,她……”

“我说了,放手!”

顾非寒却半点没有要听贺华兰说话的意思,黑眸缓缓眯了下,其间杀气暗涌,以至两个保镖再顾不上贺华兰的命令还是什么,立刻就松开了钳制南栀肩膀的手。

肩膀上力道骤然消失,南栀身形一个不稳,摇摇欲坠,顾非寒伸手扶她之际,南栀咬牙站稳脚步,避开那双手的触碰,然后头也不回的冲进卫生间。

‘呕——’

刚刚的药虽然被她吐掉大半,但也喝进去了不少,一进卫生间,她想也没想的扣着喉咙趴在水池上就是一阵吐。

但也不知是不是这打胎药已经起了效果,腹部疼痛明显,并且急促加剧。

她这些天被关在这里,食欲本就不好,吃进去的东西更是有限,即便她手指将喉咙都要抠破,也没能吐出多少东西来。

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了……

即便她已经做好了可能失去这个孩子的准备,到了这一刻也仍难以坦然面对……

南栀疯了一样机械的扣着喉咙,顾非寒从外头进来的时候,她趴在水池上几乎连胆汁都要吐出来。

‘呕——’

不知是真抠破了喉咙还是什么,嘴里漫上一阵腥甜,南栀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意识到不对,顾非寒才要伸手扶她,她已经身子一软,昏倒过去。

顾非寒抱着南栀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病房里以贺华兰为首的几个人已经被白川带来的人给控制住。

见顾非寒出来,白川下意识迎上来,“顾总,还是我……”

“立刻叫医生!”顾非寒避开他的触碰,沉声命令。

说完,他抱着南栀径直朝着病床方向过去。

白川有些不安的看着他略显吃力的动作,没敢耽搁,立刻拿出手机给这家医院的院长打电话。

南栀状态不好,脸上惨白的没半点血色。

院长用最快速度赶来,身后医生跟了好几个,几个人查看一番,意识到不好,“顾先生,请问您太太这是……吃了什么?”

地上那滩褐黑色药物还躺在那里,病房里,那股子苦涩的药味更是没有散去,这位院长在中医方面有所涉猎,能闻出其中几味药,如果他判断没错,恐怕……

吃了什么?

顾非寒抬眼看向躺在地上几乎爬不起来的阿张嫂,“你来说。”

阿张嫂对贺华兰忠心耿耿,她知道刚刚的药南栀多多少少喝进去了些,这会只想拖延时间,等药发挥作用,因此闭紧了嘴巴,一个字也不肯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